四大一線都市圈競爭白熱化:上海穩居第一,廣深抱團發展

四大一線都市圈已成為中國都市圈的領頭羊,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活躍增長極。在人口、經濟等多項指標上,上海都市圈都呈現明顯的領跑者姿態。北京都市圈的具體范圍尚無明確的官方定義,且都市圈內聯動效應偏弱。廣州、深圳兩大都市圈距離相近,互相獨立又聯系緊密。

中國現代化都市圈時代已經到來。

四大一線都市圈已成為中國都市圈的領頭羊,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活躍增長極。21世紀經濟研究院聯合華夏幸福研究院發布的《2020年中國都市圈擴張潛力報告》顯示,北上廣深領銜四大成熟型都市圈,引領著全國30大最有潛力都市圈。據21世紀經濟研究院測算,2019全年,四大一線城市都市圈貢獻了約23%的國內生產總值。

2020年伊始,各地“都市圈”規劃文件明顯提速,四大一線城市都市圈競爭也逐漸白熱化。

年初,上海公布了貫徹《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》的實施方案,中國最大都市圈規劃正式出爐。

3月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北京市通州區與河北省三河、大廠、香河三縣市協同發展規劃》,提出以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為統領,打造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示范區。

5月8日,廣東省正式發布《廣東省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若干措施》,劃清了廣州、深圳兩大都市圈的范圍。

至此,除了北京都市圈范圍尚未有官方定義外,上海、深圳、廣州都市圈的范圍均已明確。

北上廣深四大都市圈中,哪個都市圈最可能率先組建“最強隊伍”,劍指世界級都市圈?都市圈又將對其所在的區域板塊產生怎樣的影響?21世紀經濟研究院從人口、經濟、交通、產業等維度梳理分析了四大一線城市都市圈的發展現狀及前景。

上海大都市圈一騎絕塵

根據上海此前發布的《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》的實施方案,從省級區域劃分來看,上海都市圈共包括上海市、江蘇省的4個市(蘇州、無錫、常州、南通)和浙江省的4個市(嘉興、寧波、舟山、湖州市),即“1+8”的區域范圍,陸域面積約5.4萬平方公里。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發現,在人口、經濟等多項指標上,上海都市圈都呈現明顯的領跑者姿態。

2019年,上海都市圈常住人口約7125萬,而北京、廣州、深圳都市圈的常住人口分別約為2600萬、3711萬和3290萬。上海都市圈GDP高達10.8萬億元,而北京、廣州、深圳的生產總值規模分別為3.8萬億元、4.1萬億元和4.3萬億元,上海都市圈的經濟總量已接近其余三大都市圈的總和。

為何上海大都市圈綜合實力如此強勁?首先,“1”即核心城市上海自身實力雄厚,2019年的經濟總量和常住人口規模均排名全國第一!1”之外的“8”市同樣不可小覷,上海都市圈內已有4城進入“萬億GDP城市俱樂部”(上海、蘇州、寧波、無錫)。相較之下,廣州都市圈內有2城(廣州、佛山),深圳和北京都市圈內僅有1城。

上海都市圈還是目前唯一一個同時坐擁兩大“千萬人口城市”(上海、蘇州)的都市圈。值得一提的是,寧波2019年末常住人口為854萬人,是四大都市圈中最接近千萬級人口的地級市。

產業方面,上海都市圈亦互補性顯著,產業鏈上中下游逐漸完備。2019年上海三產占比高達72.7%,金融、貿易等現代服務業高度發達,在都市圈內承擔起科技、人才和總部經濟高地的關鍵角色。蘇州、無錫、常州等城市則具備發達的制造業基礎,可承接上海的產業配套功能。南通、嘉興、湖州等城市都曾提出全面接軌上海,力求從產業轉移輸入方轉向協作方。在上海布局研發、設計、營銷等環節,在周邊城市布局制造生產環節的產業梯度分工格局已基本形成。

目前,北京都市圈的具體范圍尚無明確的官方定義。若按1小時通勤圈的標準,北京都市圈包含北京大部分區域以及北京以東、以南方向的廊坊北三縣、固安、廊坊市區、涿州、武清等地,總面積約2.2萬平方公里,常住人口在2600萬以上。

與其他三大都市圈相比,北京都市圈內城市之間的聯動效應偏弱。據測算,北京在都市圈內的GDP、常住人口占比均逾八成,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北京都市圈的發展水平較為懸殊。北京市行政區劃面積為1.64萬平方公里,遠大于廣州、上海、深圳的7434、6339、1997平方公里,再加上資源配置的行政壁壘,導致北京的產業、公共服務的外溢效應不強。

不過,近年來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,也為環京地區帶來了新的發展契機。今年3月國家發改委發布“北京市通州區與河北省三河、大廠、香河三縣市協同發展規劃”,將打造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示范區、新型城鎮化示范區、京津冀區域協同發展示范區。未來,這一跨省區域內或將組建起功能完備、產業齊全、公共服務完善的城市副中心。

廣深構建“雙子星”都市圈

廣州、深圳兩大都市圈距離相近,互相獨立又聯系緊密。

《廣東省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若干措施》對廣州、深圳都市圈范圍均有明確定義。廣州都市圈包括廣州、佛山、肇慶、清遠、云浮和韶關,深圳都市圈則從“1+2”擴容至“1+4”,由深圳、東莞、惠州,以及新增的河源和汕尾5城組成。

一方面,兩大都市圈在多個數據指標上較為接近。2019年,廣州、深圳都市圈的經濟規模分別為40567億元和42748億元,廣、深在其都市圈內部的GDP占比分別為58%和63%。人口方面,2019年末廣州、深圳都市圈的常住人口分別為3711萬人和3290萬人,廣州、深圳的人口占比均為41%,數據十分接近。

大都市圈的形成過程也有相似性,都屬于典型的產業強聯系地區。以深圳都市圈為例,多年以來,東莞持續承接深圳產業轉移,引進的超億元企業中有一半來自深圳,比如2014年華為終端基地落戶東莞松山湖,2015年大疆創新科技在松山湖啟動總部建設。截至目前,東莞松山湖高新區已聚集近200家高新企業。

另一方面,兩大都市圈也存在不少差異。雖然涵蓋城市數量相差無幾,廣州、深圳都市圈的總面積卻相差較遠,廣州都市圈面積約為7.2萬平方公里,深圳都市圈僅為3.7萬平方公里,僅為廣州都市圈的一半。

軌道交通是考量都市圈成熟度的重要指標。在這一點上,深圳都市圈略遜色于廣州都市圈。深圳地鐵萬人擁有里程僅為0.49千米,都市圈之間的城市軌道交通系統尚未銜接成網,跨界客運公路運輸占98%,軌道運輸僅占2%。相比深圳,廣州都市圈內的軌道交通一體化則更為發達,廣州總軌道交通長度接近500公里,幾乎為深圳的1.7倍。

值得關注的是,廣州、深圳兩個都市圈彼此之間聯系緊密,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區域范圍內形成了獨特的共振效應。交通方面,通過廣深港高鐵、穗深城際、廣深鐵路等快速互聯,兩大發達都市圈未來可以實現最快半小時互通。規劃中的廣州地鐵28號線將連接佛山、廣州、東莞,支線還擬延伸至惠州。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,廣深兩大都市圈規劃幾乎同步推進的背后,帶動整個珠三角區域協調發展的意味明顯。廣州都市圈中,清云韶屬于北部生態發展區。深圳都市圈中,汕尾、河源分別屬于沿海經濟帶東翼和北部生態發展區。

廣深兩大都市圈已經橫跨了廣東省“一核一帶一區”的區域發展格局,未來兩大都市圈雙核聯動,必將促進項目、技術、資金、人才等要素實現跨珠三角自由流動,進而推動與環珠三角地區的資源整合與互補。

 

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,如有版權異議,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。凡署名"云南房網"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,不得轉載。爆料、授權:[email protected]。

相關資訊

猜您喜歡

參與討論

登錄 注冊

熱門評論